http://www.marugama.com

高管出走、工厂停工与欠薪等问题不一而足 摇摇

  当下,对汽车行业来说,可谓是时局动荡,各大厂商中,人事变动都已不足为奇。

  一汽-大众新品牌公关总监人选刚敲定,另一边又有消息传出,原众泰大迈汽车销售中心总经理高江涛出走,并正式加盟鑫源集团,担任鑫源集团斯威汽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。或许,对于斯威汽车而言,这是人事变动,但对于众泰汽车来说,这是雪上加霜,而对高江涛自己,是谋求后路的一次行动。

  纵观公开的履历来看,高江涛在汽车营销领域的履历并不算特别丰富,2004—2007年在比亚迪做的是研发工程师,随后在大旗网任客户总监,2012年开始到此次任职斯威汽车之前一直服务于众泰汽车。

  当然,尽管汽车营销经验不算丰富,但不得不承认的是,高江涛是众泰汽车的一员悍将。2015年-2016年高江涛担任众泰大迈销售总经理,在他任职期间,大迈X5确实获得热销,销量一路攀升,顶峰时期月销量超过1.2万辆,一个完整销售年下来,大迈X5也获得了超过8万辆的优秀成绩。单车销量能有如此优秀,与其出色的营销手法有不可分割的联系,因为众泰汽车,从来没有过产品力和品牌效应的说法。

  按道理,高江涛在众泰汽车有成绩,也就自然会有发展,不应该去斯威汽车任职。原因自然是简单的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高江涛若是想要进一步提升,为职业生涯进一步贴金不应该从众泰转向斯威。

  首先斯威汽车在中国市场其实仍然属于“新生”,2014年才进入中国,本质上与众泰汽车属于同一个层级的品牌,对高江涛的职业生涯无论从实际还是从名声上帮助都不大。其次是斯威汽车当前的处境同样较为艰难,销量数据显示,2017年斯威汽车刚入局时表现还算不错,但2018年定下两个“1”的目标均未实现,2019年在四款车型的加持下,销量同比还下滑4%,也算是迷茫。

  所以说,高江涛出走众泰最重要的原因还应该是在众泰本身,一个摇摇欲坠的边缘汽车品牌,随时可能倒塌的处境让曾经是众泰汽车功臣的高江涛有了危机感。而困境中,斯威汽车就成了他下一个出路。

  有理由相信的是,以当前的情况来看,高江涛出任斯威汽车是无比明智的选择,且在职位上属于升迁,而相比之下,众泰汽车的状况其实更受关注。

  有关媒体指出,原众泰汽车临安工厂总装线员工爆料,临安工厂原本500人的总装线人也因临安工厂无法复工,后来去众泰金华工厂支援,但爆料人称和原同事聊天后发现他们的情况更加窘迫,因为临安工厂的资金被冻结,但是金华这边没有他们的信息,所以他们无法拿到工资,后来还联系了劳动仲裁。

  2019年有消息指出众泰汽车申请破产,但被其一纸公告避过风头,实际上情况确实与破产相近。有众泰员工表示,2019年总共就两次按时发过工资,其余时间都是拖欠两三个月发一次,11月往后至今的工资都没有发,已经拖欠快6个月的工资。

  目前的消息是,众泰汽车有三种融资方式,其中两种加起来能有30亿元,另一种不得而知,但很明显,这些钱对于现在的众泰汽车来说,杯水车薪,虽可解燃眉之急,但是“起死回生”的话则一点也不现实。

  原因在于众泰汽车当前无法开源,2019年7月1日起,全国大范围开始实施国六排放政策,而直到现在,众泰汽车仍无国六车型可售,经销商也都基本不再经营;另一方面,消息表明,众泰汽车早在2018年年底就已经无法支付供应商的钱款,当前甚至有供应商因为无法要到钱款住进了工厂。

  此种境况之下,众泰汽车只能靠新能源稍稍缓解困境,据相关的消息,其新能源物流部门已经小范围复工,研究院也已经复工。但其实这有些“垂死挣扎”的意味。2019年的8月份,比克电池起诉包括众泰新能源在内的四家众泰汽车公司,状告它们拖欠6.21亿元,开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,比克电池撤诉,但其后众泰汽车未按协议履约,比克电池再次起诉。所以这么来看的话,众泰汽车真的已经四面楚歌,水深火热了,所以不要说30亿的融资,就算300亿也消耗不了多久。

  或许,2019年的破产风波是一次预告,而2020年会真正到来,高江涛不管离开与否对众泰其实都没有特别大的影响,但是对他自己来说,却关乎未来。只是可惜的是,众泰汽车如果真的倒下了,原来的车主如何是好?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